我去准备一下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 2020-06-08 05:05
应天才淡淡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我偶然服食一颗近千年的首乌,功力凭空增长五十年以上。所以修习起来事半功倍,比别人快许多。这太极慧剑的修炼主要凭借功力的深浅,功力越是深厚,修习起来越是神速,倘若一个拥有百年以上功力的人来修习,恐怕不用半天便能第九层的最高境界。”龙经天笑道:“功力高也只是一方面而已,那武洵也服用过几百年的野参,进境也不过如此。”应天才奇道:“武洵服用过百年野参?”龙经天道:“不是百年野参,是几百年的啊!”当下把武洵相邀驱怪的事情说了一遍,应天才随口唔了一声,没有说话,只见他目光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林紫燕听到那怪兽的样子喜道:“龙大哥有时间带小妹去啊,我这里正好有师傅她老人家传给我的困兽环,还没用过呢。师傅说这个困兽环专门对付一些凶恶猛兽的,十分厉害。”龙经天说道:“那怪兽业已通灵,再说它也没有害过人,何必收服它?你不是垂涎那棵千年参王吧?”林紫燕嘻嘻一笑道:“说不垂涎,那是假的。如果我有机缘得到那千年参王,那还不立即成仙,白日飞升?”龙经天呵呵笑道:“那你就不是‘凌云燕‘了,要改成‘凌云仙子’了。长剑一挥,美目一嗔,那些修行者们无不痛哭流涕,弃甲求饶。”林紫燕一叹道:“如果真是那样就好了。”随即又说道:“其实咱们出来修真,就要做最好的。我的想法是要么不出来,要么就在修行界闯出个名声了,也不枉了咱们的辛苦修行。”龙经天心中一凛,心道:“紫燕妹妹这番话,当真有道理。与其作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修真者,还不如尽自己努力,在修行界闯下一个轰轰烈烈的名声。”应天才笑道:“紫燕,如果你堪不破名利二字,就永远无法达到仙人的境界。”林紫燕道:“修真成仙,那好象是传说中的事情吧。古往今来,有多少修真人士?可是能得道成仙有几个?就说主席台上那九个裁判,他们可以说是当今修行界的顶尖高手,可是能有几个成仙的?”应天才道:“事在人为,只要自己去努力,终究会有成功的那一天的。”龙经天点头道:“不错,凡事都要靠自己去努力,去争取。”应天才道:“下一个就轮到我上场了,你们聊着,我去准备一下。”林紫燕道:“应哥哥,祝你取得成功。”应天才微微一笑,转身而去。林紫燕痴痴望着他的身影,说道:“不知他的对手是谁,法术高不高强?”龙经天说道:“紫燕妹妹放心好了,天才既然能练到太极慧剑的第四层,那不是一般修真者可以比拟的。我听说这太极慧剑初级阶段不是很难,可到了第四层第五层的时候,难度可不是增加了一倍。如果在进一步练到第六层,难度可比登天。呵呵,第七层只有接近仙人的功力才能修习吧。”林紫燕道:“其实应哥哥在修习的时间上短了些,如果他能象青木大师兄一样修习近十年的话,可能早就超过他了。”龙经天笑道:“凭借天才的聪明才智,假以时日,练到第七层也不是什么难事。天来恐怕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林紫燕一听天来的名字,哼了声说道:“他呀,整天一幅嘻嘻哈哈、玩世不恭的模样,鬼才相信他能把太极慧剑练到最高境界。”说到这里,林紫燕又笑道:“不过他却讨了个大美女作老婆,倒真让人意想不到。龙大哥,你知道那个大美女是谁吗?”龙经天道:“是……静颜?”林紫燕奇怪地望了他一眼说道:“咦,你怎么知道?”龙经天笑道:“我猜的,那次我见到他们两个在一起,就感觉有些意思。呵呵,听说玉女宫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能揭开她们面纱的男子,就是她们一生的归宿。不知天来是怎么把她的面纱揭开的?”林紫燕道:“具体我也不知道,那天我见到静颜妹妹和天来他们两个,忽然发现她的面纱不见了,当时就感到奇怪,就问她怎么回事,可她害羞不说。旁边的天来就咧嘴说道,是我给她揭去的,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龙经天笑道:“不是小人得志吧,应该说是志得意满才对。”林紫燕笑道:“他当然是志得意满,玉女宫的七姐妹,哪一个不是美绝人寰的仙子啊。”龙经天忽然感到一阵伤感:“天才和天来两个都找到了自己的所爱,就剩下我一个人还孑然一身,孤苦飘零。”林紫燕见他脸色有异,问道:“怎么了龙大哥?想什么呢?”龙经天强颜笑道:“我在想咱们紫燕也是一位天仙一样的美女啊!天才也应该是志得意满了吧。”林紫燕脸色一红,说道:“龙大哥又来取笑小妹了。”龙经天正要开口说话,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不经意间瞥眼望去,只见一个身穿白衫的青年男子正哈哈大笑,好似有什么特别高兴的事情一样。他微感奇怪,当目光落到那白衫男子身旁一个海蓝色背影上的时候,心里突地一跳:“是……是她!”虽然只看到她那曼妙的背影,龙经天还是一眼就认出她是水灵凤,向旁边一看顿时明白,原来东海一派的休息之地离此不远,而自己只顾和紫燕天才他们说话,竟然没有看到。心下不由有些羞愧,也有些激动:“我要不要过去跟她打个招呼,说上几句话?”正忧郁间,看到她和那位白衫男子谈笑风声时,心里又莫名伤感起来:“还是算了吧,自己贸然而去,除了自找无趣之外,还打扰他们的兴致,何苦来哉?”林紫燕看到他脸上掠过一阵惊喜一阵黯然的神情,不由大感奇怪,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说道:“龙大哥,你认识那个美女吗?”龙经天道:“那个穿白衫的男子是谁?”林紫燕道:“是昆仑派一缺大师的弟子云千里,据说已经得到一缺的真传,是个厉害的角色。”龙经天哦了一声,这时水灵凤似有意无意间冷冷望了自己一眼, 澳门真人皇家网投心里忽然涌起一阵枯涩的感觉:“幸亏自己没有过去, 澳门真人网投正网不然岂不是自寻烦恼?”林紫燕看到龙经天脸上自嘲的表情, 澳门真人网投官方网奇怪地问道:“怎么了, 真人美女棋牌游戏排行榜龙大哥?”龙经天道:“没什么。”林紫燕向水灵凤看了看又道:“龙大哥是不是认识那东海的水姑娘啊,她怎么老看你呢?”龙经天苦笑道:“大名鼎鼎的东海水自流的千金小姐,谁不认识啊!”林紫燕歪着头想了一会说道:“不对,你们肯定不是普通认识那么简单。”龙经天道:“哦?那你倒说说看。”林紫燕笑道:“凭女人的直觉,我发现她望着你的目光中含有一种很复杂的眼光,既有惊喜,又有深深的幽怨。如果是普通朋友,她不会对你有这种眼光的。快说说,你是怎么和这位美女认识的?”龙经天叹道:“唉,一言难尽!”林紫燕道:“那你倒说说,是怎样的一言难尽?”说道这里,她忽然喜道:“啊,应哥哥赢了!”龙经天望擂台上一看,果然见应天才站在那里向众人躬身施礼,然后轻轻跃下擂台,向这边走来。林紫燕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不住地挥舞着手臂。龙经天见状,也就没说什么。应天才胜利归来,林紫燕笑道:“恭喜恭喜!”应天才淡淡地说道:“这些人法术都不是很高,想必越往后越难吧。待得竞争前十名,困难可想而知。”林紫燕忽然叹口气道:“这场比赛进行了两天了,虽说咱们都是修行者,不畏饥寒饱暖,也不能一直进行下去吧。”应天才道:“不要着急,再过一会第一场淘汰赛就进行完毕,那时肯定要宣布休息的。”林紫燕喜道:“那太好了,一会休息的时候你要陪我去太元洞捉冥鱼,你答应我的,可不能反悔。”应天才沉吟道:“这……恐怕不行,我还要趁休息的时候练会内功,免得再以后的比赛中出现后力不继的情况。”林紫燕道:“你都把太极慧剑练到第四层了,还担心什么?”应天才微笑道:“俗话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还是小心些好。”龙经天心里叹道:“应天才便是应天才,他不会因为这些儿女私情耽误修习吐纳的时间。如果换作是我,当然要陪紫燕妹妹去捉鱼了,才不理会什么擂台比试呢。”当下不由自主地向水灵凤望去,她此时也正好望来。两人目光一接,龙经天只觉她的眼中冷冷冰冰,殊无半分暖意,心里又是一阵黯然:“人得转变就是如此之快,这样冰冷的目光和以前在天机大阵相比,简直让人无法相信。然而这又是千真万确,我亲眼目睹的。”过了片刻,果然听到易长老宣布大会暂停,休息半天。众人纷纷撤离,林紫燕问道:“龙大哥去哪里?”龙经天道:“我还是回到茅屋去。”应天才点点头道:“也好,龙兄要注意,别和那些异教人物发生争执。”说罢他们离开了这里,林紫燕微笑着向他招招手,龙经天笑道:“一会见!”说完向水灵凤望去,只见她望了自己一眼,澳门线上赌博游戏官方网站感觉到自己向她望去时忽地垂下目光,脸上看不出丝毫喜怒哀乐的神情,慢慢随同东海一派众人离去。龙经天走回茅屋,回想起白天所见到的人和事,心中感到郁郁。到了晚上无法入睡,便走出茅屋信步而行,天上一弯新月,发散着皎洁的银辉。忽然看到前面有个婉约的身影正呆呆望着月亮,心中一动,忙躲在树后。过了一会,她喝道:“谁?”龙经天只道自己行踪被识破,正欲出来,忽听一人答道:“是我,妹妹!”龙经天向那人望去,竟然是东海少主水镜天。那个婉约的身影自然是水灵凤了,她一见是乃兄,问道:“哥哥,你怎么来了?”水镜天道:“妹妹你怎么象是愁肠满腹一般,这到底所谓何事?”水灵凤强颜一笑道:“没有啊,我一直很开心,在这场论道盛会中,咱们兄妹两人都有望进入前十名呢。”水镜天道:“妹妹,你有什么心事就跟哥哥说啊,咱们是最亲的人,你不用向我隐瞒什么吧。”水灵凤道:“真没什么心事,我骗你作什么?我现在想得是有哪些高手可能进入前十名而已。”水镜天点点头道:“哥哥我早就想过,前十名里面,武当会有两个,其余几大门派至少会有一个,哪些人都是各门派的精英翘楚。咱们竞争不小啊,不知能不能在前十名中拿得名次,振兴咱们东海一派。”说完水镜天又一叹道:“哥哥我还发现一个奇怪的修行者,他的竟然能凭空接下武当弟子的太极慧剑,当真让人不可思议。”水灵凤一笑道:“哥哥你是说那个使用阴阳劫的那个人吗?”水镜天道:“那半月型的宝物就是阴阳劫吗?咱们东海的典籍里面可没有记载啊!越是这种没有名气的隐修者,越让人感到可怕,他可算咱们的一个强有力的对手。”水灵凤笑道:“那年轻人就是龙经天啊,我跟你说过的!”水镜天一怔,随即道:“啊,他就是和你一起去天机大阵的龙经天!呵呵,那哥哥我就不用担心了。”水灵凤忽然羞道:“你为什么不担心了?”水镜天呵呵笑道:“那还用哥哥我说出来吗?自从你回到东海,整天天对他念念不忘,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水灵凤羞道:“哥哥,你……”龙经天听到他兄妹两人的对答,猛然一震,随即一颗心就怦怦跳起来,同时又感到一阵迷惑:“她……她当真曾想念过我?那……她为何对我冷眼相看?”水镜天说道:“妹妹,早些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在擂台上比试呢。”水灵凤道:“哥哥你先回去休息,小妹稍待片刻就走。”水镜天唔了一声转身离去。她仰起头望着天上的月亮,呆呆得不知想些什么。龙经天不敢惊动她,转身欲悄悄离去。不料还未走上几步,便听她喝道:“是谁?”龙经天停住脚步,水灵凤惊道:“啊,你是龙经天!”龙经天见被她叫破,当下缓缓转过身来,说道:“无意中打扰水姑娘的雅兴,还请恕罪。”水灵凤望了他半晌,咬了咬嘴唇说道:“你来多久了?”龙经天道:“我都听到了。”水灵凤又默然半晌说道:“如果我不叫住你,你是不是就此离去,连个招呼也不打?”皎洁的月光下,看到她那无比幽怨的神情,龙经天怔怔地说道:“我……我……”水灵凤又道:“自从天机大阵离开以后,你就忘了我吗?”龙经天道:“没有,我怎么会忘记?”水灵凤问道:“那你为什么见都不想见我一面?”见龙经天不答,想起他奔向林紫燕时欣喜若狂,又想到他见到自己居然想悄无声息到走去,一时间心中伤心欲绝,流下泪来:“你说话啊,为什么不说话?”龙经天不料她忽然流下眼泪,不由手足无措,期期艾艾地说道:“姑娘,你……你不要哭……我只不过不想惊扰你……”水灵凤听他如此回答,哭声更甚,泣道:“你……你好没良心……”龙经天忽然想起自己怀中还藏有她的手帕,便掏出来走上前去递给她。水灵凤一把夺去擦拭了一下眼泪说道:“你假惺惺作甚,我不用你来可怜我。”她擦完眼泪,也恢复了常态,把手帕往手里攥了攥,问道:“咱们离开后天机大阵以后,你去了哪里?”龙经天道:“当时我落在一片树林里面,到处找你不见,无奈之下便想到武当找天来他们。不料在路上遇到他们。后来又发生很多波折,最后才来到武当参加这个论道大会。”水灵凤道:“你来武当究竟是找天来还是找你义妹林紫燕?”龙经天心想:“她毕竟还是在意我和紫燕妹妹的事情,我的确很想念他们,但是紫燕是我义妹,我对她只是兄妹之间的感情啊。”他实话实说:“他们三个我都很想念,也很想见他们。所以就来了武当,不过参加这个论道大会,却也有另外一个想法。”水灵凤问道:“还有什么想法?”龙经天望着她道:“因为在这场论道大会中,有可能会看到你。我一直担心,自那次咱们失散以后,你是否平安无事。今天在擂台上见到你,我心里不光欣慰,也从此放心,知道你平安到回去了。”水灵凤道:“那你看到我为什么不跟我说话?难道让我主动向你打招呼?”龙经天摇头道:“不是,那时我看到你和那个昆仑派的云千里在一起,便不想过去打扰你。同时我看到你那冷冰冰的目光,也怕我过去之后你对我不理不睬。还有,我见那个云千里也是一表人才,和你在一起也很般配。我……”水灵凤道:“你为什么总轻视自己呢?你可知道别人是不会有你那种想法的啊?”龙经天叹口气道:“水姑娘,今夜我偶然听到你和镜天兄的对答,说心里话我是又惊又喜。然而在又惊又喜之后是深深地不配。你知道吗,在我眼里,你是天仙一样的人儿,你应该找一个象云千里那样或者比他还要好的人。我不过是一个身份卑微、籍籍无名的小卒一个,根本不值得你为我那样牵肠挂肚。其实自从咱们初遇的那时起,直到今天在擂台上再次相见,我心里已经想过无数次了,我这样一个无名小卒,绝非姑娘良配。只要在以后的日子了,姑娘还能偶然想到龙经天这个人,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他这番话说的低沉忧郁,直让水灵凤呆呆望着他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才道:“你……你……”龙经天望着她那绝美的面容,诚恳地说道:“也许姑娘会觉得我卑微懦弱,但这是我的性格。我能和姑娘相识相遇,这本身就是老天对我的恩赐,我已经很满足。日后姑娘如果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在下决不推辞。同时也祝愿姑娘能早日找到如意郎君,逍遥快活一辈子。在下告辞了,勿以为念。”他转身走了几步,忽听水灵凤问道:“你还记不记得咱们的赌约?”龙经天回过身来道:“当然,不过到时候最好能带上你的如意郎君一起来。”回到茅屋,龙经天心里空荡荡的,按理说他对水灵凤坦白吐露心声后应该感到轻松,然而他反而觉得更加沉郁。他躺在床上不住地嘲笑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假如水灵凤不是一位天仙般的美女,而是一个长相普通,一如我在家乡时那王裁缝的女儿一样,我是否还会这样伤心难过?说到底我不过是垂涎她的美色罢了,我只是一个小人!一个装腔作势硬充好汉的小人!”第二天一众修行者都进入天外天,开始继续比赛。龙经天坐在那里,看到擂台上那些人你争我夺的只怕自己被淘汰,感觉无聊得很,无非就是一些名利嘛,何苦如此拼命?待得自己上台时,一个身材矮小的汉子抱拳道:“在下碧血宫常明,请指教!”龙经天心情不佳,说道:“你为什么叫常明,难道你的意思是我若赢了你就必须要偿命?”那常明一听,发出一道血红的光芒向龙经天劈来,怒道:“在下的名字是父母所命,轮不到阁下在此指三挑四!”龙经天心念一动,一道防字神符已经护住自身,说道:“一招之内,如果不胜,在下就甘愿认输。”说完运出破字符,甩手打出去,只见那神符疾如流星般打在常明胸口,立时把他凝结的碧血盾击散,然后常明的身体就如短线的风筝一样从擂台上飞出去,直落到十几丈外的人群中,同时那道劈向自己的血红光芒也象失去控制一般跌落在龙经天的脚下,现出原质,竟是一把不足三寸的红色小剑。谁也不曾料到龙经天居然有如此法术,一招之间就把擂台上的常明打飞,比赛经过千余场打斗,还从未发生过如此情况。众人呆了一呆,接着发出不可思议的惊讶之声。裁判席上的九人尽皆悚然动容,碧血宫主更是猛然站起身来,嘿嘿说道:“好,好,好!”

  北京时间3月4日,国家体育总局公布了2020年优秀运动员本科保送推荐名单,其中乒乓球选手王楚钦在列,运动等级为:国际健将。

  排列3 20085期

,,二人麻将游戏手机版

Powered by 澳门线上赌博游戏官方网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