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打量一阵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 2020-06-04 02:26
华山,五岳名山,以其山势险绝名闻天下。因而吸吲着众多文人墨客和游人前来探幽览胜。离华山大约二里的地方,有一个小镇,虽然是一个小镇,但南来北往的商贾和慕名而来的游客使得小镇热闹非凡,酒楼、客栈、赌场、妓院应有尽有。当然,使得小镇能如此热闹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名震江湖的血龙山庄就座落在此。血龙山庄位于华山山脚,依山而建,金壁辉煌,气势磅礴,雄伟辉宏。据江湖人士流传,血龙山庄不光高手如云、卧虎藏龙,而且还机关重重,里面的亭台楼阁、假山怪石、回廊走道全都是按照上古阵图所布置,神鬼莫测,等闲人士难越雷池半步。此外,血龙山庄还有一个奇特的地方,就是不论你出生黑道白道,也不管你为人是正是邪,只要你投靠血龙山庄,血龙山庄都毫无条件的加以收留。但有一个严厉的庄规,便是一日入庄,就终生不得踏出庄门,否则杀无赦。虽然如此,还是有许多走投无路,或是被人追杀的江湖人士投靠血龙山庄,因此在无形之中血龙山庄成了穷途末路的江湖人士的保护伞。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众多江湖人士眼里血龙山庄是个神密而邪恶的地方,就像他的主人龙玉邪。血龙山庄的主人龙玉邪据江湖人士传说此人亦正亦邪,做事全凭自己的好恶。心狠手辣,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夺人性命,是以,一出江湖便以一手“惊鸿剑法”毁了黑白两道许多成名多年的高手,以至树了许多强敌。但终因无人能在他“三十六式惊鸿剑法”下接得一招半式,因此江湖中人是敢怒不敢言,对他尽量是避而远之。而且此人丰神俊朗,貌若潘安,风流成性,视女人如玩物。因而江湖中人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做“玉面淫魔”。由于龙玉邪为人处世不按牌理出牌,最后终于犯了众怒,正邪两派高手决定首次联手,共同铲除龙玉邪,但龙玉邪此人武功实在是太高强了,于是他们决定找个绝世美女计诱龙玉邪,挑来挑去,最后选中了百花宫的“护法左使”花解语。龙玉邪此人生性高傲,明知是陷井也要去闯。终因寡不敌众被生擒,谁知人算不如天算,正当正邪两派高兴之际,偏偏花解语被龙玉邪的绝世风采所迷,暗中将他放走,龙玉邪对花解语也是一见钟情,于是二人相邀退出江湖,找个无人的地方隐居。正邪两派岂容放过这等良机,纷纷四处找寻。尤其是百花宫,赔了夫人又折兵,更是倾巢而出,结果都无功而返。这件事最后也就不了了之。这些都是十年前的事了。十年了,转眼间龙玉邪和花解语在血龙山庄隐居已经十年了,十年来,没有人知道血龙山庄的主人是龙玉邪,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三年前,江湖人士不知从何处得知龙玉邪隐居血龙山庄,一些胆大的便相约前来寻仇,结果非死即伤,此后江湖再无人敢轻犯血龙山庄。血龙山庄也一直相安无事的屹立在华山山脚至今。但今天的血龙山庄却隐隐透出一丝不安,庄门紧闭,戒备森严。至从十天前一个浑身是血的中年男子走进血龙山庄,就陆陆续续的有不少江湖人来到华山镇,这些人有正有邪,就连少林和武当的掌门也来了,还有一些没到的也在拼命的往这赶。莫非平静已久的江湖又有什么重大变故……夜黑风高,月隐星沉。在如墨般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中,宏伟的血龙山庄更显得庄严、神秘、甚至……诡异。突然,沉静的夜空下,传来一阵夜行人衣物的破空声。声到人至,只见三条淡淡的人影如同三条黑线,足不点地,如飞般向血龙山庄奔来。由此可以看出来人的武功修为已臻化境。三人来到山庄大门外,发现庄门紧闭,里面漆黑一片,没有一丝灯光,也看不到一丝人影。有的只是沉静,令人窒息的沉静,三人打量一阵,于是施展绝顶轻功,翻过山庄的围墙,落入山庄里,不带一丝声响。山庄里面是一片平地,还有一个大池塘,亭台楼阁、假山怪石一应俱全,四周树影婆娑,花影幢幢,一条回廊与山庄的大厅相连,三人轻轻的移向回廊,谁知刚走一半,三人就感到脚后根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地趟刀!”三人惊呼。连忙凌空跃起,在回廊的横梁上一点,向着发出刀光的地方扑击而去,谁知扑一半,又有一片刀光迎空劈来。“天绝刀!”三人又是一阵惊呼。三人至此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不该凌空跃起,发动攻击,至少也应该先退出地趟刀的攻击范围,再想破解之法。因为地趟刀专攻下盘,而天绝刀则专攻上盘。如果双刀合壁,彼此扬长补短,则天衣无缝,无坚不摧。三人不愧是江湖高手反应神速,各自冒着挨一刀的危险朝回廊的柱子劈出一掌,借着反震之力飞快的窜出回廊,总算是保住了一命,饶是如此,三人也受了不轻的刀伤,一落地,三人就忙着止血。三人心里清楚人家并没有存心要他们的命,只是将他们逼退。如果要是别人趁胜追击的话,自己的带伤之身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天绝刀和地趟刀的联合一击的。想不到失踪江湖已久的“魔刀二将”竟在血龙山庄!“岁寒三友”暗自心惊不已。说起这“魔刀二将”吴天、吴地五年前可是令江湖人谈之色变的魔头级人物,二人乃是一对双胞胎,没人知道他们的师承来历,只知道此二人一出江湖,大哥吴天善使天绝刀,此刀法一经施展,刀气四布,势如破竹,霸道无比。而弟弟吴地的地趟刀则刚好相反,施展开来如行云流水,连绵不绝,看似无力但后劲十足。尤其二人联手,一刚一柔,一攻上盘一攻下盘,再加上二人又是双胞胎,心灵默契十足,可以说是无人能敌,由于二人心狠手辣,在当时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于是九大门派各派高手,诛杀二人。虽然最后将二人围剿于华山,但九大门派也因此而损失惨重。就在二人将要服诛之时,突然来了一个白衣人将二人救走,白衣人武功奇高,又在众人措手不及之时,所以轻易就让他们逃了去。从此以后,“魔刀二将”再也没在江湖上出现过,没想到此时却出现在血龙山庄上。就在此时,山庄的灯突然全都亮了,把整个山庄照得如同白昼。一阵宏亮的声音传来:“哈……哈……岁寒三友深夜造坊血龙山庄不知有何贵干。不如到敝庄喝杯热茶如何?”山庄的大厅门口不知何时已站满了人,看样子人家似乎早就知道他们要来,而在此恭候多时了。原来这三个黑衣人就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一流高手,人称“岁寒三友”的冷家三兄妹:冷鹤松、冷心竹、和冷灵梅。三人成名于近十年,是年轻一辈中少有的高手,无论哪一个放眼江湖都少有敌手,三人都手持玄铁黑伞的怪兵器张可当盾,刀枪难破,收可当茅,可挑可刺。三人联手的三才阵更是毁了不少的江湖成名高手,而且这三人虽然名字叫得幽雅,却个个都是阴险狡诈之辈,其中又以冷灵梅为最,真应了那句最毒妇人心的俗语。“岁寒三友”一看这说话之人,心更惊了,因为这说话之人乃江湖人称“铁算盘”的陈金锭。此人年约四十,江湖人又叫他陈三爷。虽生在江湖,却也是个生意人,“四海客栈”和“四海钱庄”遍布大江南北,其人可以说是家缠万贯,富可敌国。而且此人乐善好施,常常接济那些穷困潦倒的人,那些人当中有普通老百姓,也有黑白两道的高手,再加上此人武功高强,一手铁算盘威震武林,罕有敌手。因而此人在江湖中有极高的地位和声望,受到黑白两道许多高手的爱戴。“哈……哈……陈金锭,你难道厚此薄彼么?想不到哇想不到,威震武林的陈三爷,什么时候成了血龙山庄的下人了。”随着一阵狂笑声三条人影从天而降。“铁算盘”陈金锭看清来人,只见一个身穿灰袍的枯瘦老者,身后跟着两个身材槐梧的中年汉子,不禁脸色一变,来人正是黑道第一高手,江湖人称“五岳魔君”的阴离。不过此人退出江湖不问世事久矣,不知为什么这次会亲自出马到血龙山庄来干什么。而他身后的两个人则是他的徒弟:厉万雄和雷霸。此二人武功高强,再加上仗着其师父的威名,在江湖上兴风作浪,为所欲为,却也无人敢惹。“铁算盘”陈金锭强打起精神向“五岳魔君”阴离拱手道:“不知魔君大驾光临,晚辈有失远迎,还请魔君移驾厅内如何?”阴离此人阴险狡诈,以己之心度人,怕厅里有埋伏,于是说道:“不必了,我们今夜专程到此可不是来喝茶的,还是叫血龙山庄的主人龙玉邪出来吧。”这时,“岁寒三友”中的老大冷鹤松也插口道:“不错,还是叫龙玉邪出来吧。”“铁算盘”陈金锭说道:“抱歉各位,我们庄主有事在三天前就已经离庄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恐怕要令各位失望了。”“噢, 可以赢游戏币斗地主游戏不知贵庄庄主因何事出庄?又前往何处?还望三爷相告。”“岁寒三友”中的三妹冷灵梅最是阴险, 炸金花棋牌游戏下载大全顺着“铁算盘”陈金锭的话问道。只听陈金锭答道:“对不起各位, 澳门真人网投平台我只是血龙山庄的一个小小的帐房先生, 炸金花游戏平台岂敢过问庄主的行踪,各位如果没有要事还是请回吧。”众人听了“铁算盘”陈金锭的话,饶是成名多年的人物也不禁心里微微一颤,在江湖上享有崇高地位的“铁算盘”陈金锭竟然只是血龙山庄的一个帐房先生!看他一听到血龙山庄和龙玉邪的名字就一副肃然起敬的样子又不像在说谎。但今夜众人都是有所为而来,又岂会让陈金锭就这么轻易的打发了?尤其是“五岳魔君”阴离,本来脾气就暴躁,自己说的话向来不容别人拒绝,而今天当着“岁寒三友”的面陈金锭对自己如此的敷衍,认为大大折损了自己的威名,不由得气恼万分,怒道:“”陈金锭,你最好少在我面前耍花样,乖乖的叫龙玉邪出来。否则我铲平你们血龙山庄。“这时“岁寒三友”中的老大冷鹤松也插口道:“陈三爷,明人不说假话,十天前有人亲眼的到一个浑身是血的中年男子进了血龙山庄,而此人身怀武林异宝‘藏真宝图’,老实说我们今天就是为此图而来。”“藏真宝图”是近几年才重现江湖的,传说“藏真宝图”是一位武林异人遗留下来的。谁得到了“藏真宝图”不止能找到数不尽的金银珠宝,而且还能找到武林人梦寐以求的武功秘籍。已有不少人为了此图丧失了性命。冷鹤松将话直接挑明,让“铁算盘”陈金锭没有回旋的余地而不得不作出明确的答复,冷鹤松更是深知“五岳魔君”对“藏真宝图”也是志在必得,而“铁算盘”陈金锭应对不当,势必和“五岳魔君”发生正面冲突,而双方一旦动起手来,自己三人就好坐收渔人之利。由此可见其用心不可谓不毒。果然,只听“铁算盘”陈金锭傲然的说道:“天下异宝乃有缘人得之,此人既已进我血龙山庄,我血龙山庄就不能坐事不理。各位如此明目张胆的前来索图,此等行径,与强盗何异?”“五岳魔君”阴离一甲子以前就已经是成名人物,岂能容忍别人在他面前如此放肆,只听阴离怒喝道:“放屁,什么有缘人得之,谁功夫高谁有本事就该谁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思,你们还不是想独吞宝图。别人怕你们血龙山庄,但我阴离根本就没把你们血龙山庄放在眼里。告诉你,识相的快交出宝图,否则我血冼血龙山庄。”“铁算盘”陈金锭不卑不亢:“前辈是一代高人,又何必苦逼……”“住口。”“五岳魔君”打断陈金锭的话冷冷的说道:“敬酒不喝喝罚酒,找死。”“五岳魔君”五指如钩,抓向“铁算盘”陈金锭。手指还冒着淡淡的黑烟。“幽灵鬼爪!”“铁算盘”陈金锭想不到“五岳魔君”阴离这么狠毒,说出手就出手,丝毫不顾忌两人辈份上的差异,而且一出手就是耐以成名的“幽灵鬼爪”。“快躲开!”陈金锭叫手下人快躲开,自己也连忙移形换位,向旁去。对于“铁算盘”陈金锭轻易就躲开了自己的幽灵鬼爪一击,“五岳魔君”阴离感到微微一惊,要知道幽灵鬼手无声无息,手喂剧毒。别说被抓中,就是被爪风扫中,也是七窍流血,肠穿肚烂而亡。“好身法。”“五岳魔君”嘴上说好,手上却又加快了攻击,“铁算盘”陈金锭刚刚躲过一爪,脚步还没站稳,“五岳魔君”第二爪又抓来,陈金锭武功本来就差阴离一截,而阴离这一爪又是存心要置他于死地,叫陈金锭如何能躲过这爪?此时最高兴的莫过于“岁寒三友”了。眼看“铁算盘”陈金锭就要被幽灵鬼爪抓中。突然,就在此时一道指风夹杂的嗞——嗞——嗞的破空声向“五岳魔君”的五指射来,“先天罡气”!“五岳魔君”惊呼。“先天罡气”乃道门无上玄功,练至一定程度,可以手发真气,摧金断玉,犀利无比。如果“五岳魔君”不收手自救的话势必废去一手,“五岳魔君”是江湖上硕果仅存的前辈高人,自不会用一只手去换取一个后生晚辈的一条命,于是“五岳魔君”收手后退,避过指风。抬眼望去,想看看是谁有如此功力,能发出“先天罡气”。只见大厅门口不知何时站着一位老者,老者身穿儒士服,头戴儒士帽,手持鹅毛羽扇,三缕长须垂于胸前。那样子颇像三国时候的诸蔼孔明。“‘鬼才’天机子!”“岁寒三友”看清来人惊呼出声。就是“五岳魔君”阴离看到此人也是大吃一惊。要知道这人称“鬼才”的天机子论起辈份来,就连武当的现任掌门,也得称一声:师叔祖。此人乃是当年武当天字辈中的有数高手之一。其成名比“五岳魔君”还要早几年。当年武当天字辈的门徒中有三人最为出众,分别是:天玄子、天昊子、和天机子。其中又以天机子为最。天机子此人不但武功高强,而且对琴棋书画,医星占卜无一不通,无一不精。此外在奇门遁甲,五行八卦上的造诣也颇深。当年的西湖较技,以医术赢了“武林神医”,琴棋书画赢了来自武林四大家族的“武林四公子”,接着又以剑术诛杀了黑道杀人狂魔“剑魔”沈浪。从此名震江湖,江湖人士也因此送了个绰号给他,人称:“鬼才”。“鬼才”天机子虽在天字辈中排行第三,但因其为人聪明绝顶,又武功高强,深得当时的武当掌门人“太虚上人”的宠爱。并且欲立他为下任掌门人,谁知却惹来大师兄天玄子的妒忌,施诡计使他被逐出了武当。虽然后来察明了真相,天玄子被逐出武当,“太虚上人”愿将他重新收归门墙,但天机子此人性格孤傲,经此事之后再也没踏入武当一步。在江湖上也失去他的行踪多年,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血龙山庄上。“阴离,澳门线上赌博游戏官方网站你也算是黑道第一高手,却对一个后生晚辈下此毒手,就不怕被江湖人耻笑吗?”“鬼才”天机子冷然开口道。只有他敢如此不客气的直呼阴离其名。“铁算盘”陈金锭刚才死里逃生,饶是他是江湖上的成名高手,也不由惊出一身冷汗,“铁算盘”陈金锭走到天机子身旁道:“多亏天机先生及时出手,不然晚辈性命不保。”“三爷不必客气,阴离乃江湖上的前辈高人,你能够躲过他幽灵鬼爪一抓已是很不简单了。”天机子这番似褒实贬的话,把“五岳魔君”不顾辈份,对一个后生小辈下毒手着实狠狠的讽刺了一番。站在“五岳魔君”身后的大徒弟厉万雄平时嚣张拔扈惯了,看到师父受此奚落怒喝道:“哪来的老匹夫,在我师父面前岂容你如此放肆,识相的快让开,否则提前送你见阎王。”“住口,不可对天机老前辈如此无礼。”阴离叱责徒弟道。“久违了天机兄。天机兄绝迹江湖久矣,想不到这次会在龙血山庄相遇。实不相瞒,兄弟这次是为了‘藏真宝图’而来。只要你们交出宝图,兄弟绝不难为你们。”“五岳魔君”阴离口气虽然是软化了不少,但对于“藏真宝图”依然是志在必得。“笑话,尔等现在就是想放弃宝图平安离庄都不可能了,还想要宝图?无知透顶。”开口的是“魔刀二将”中的老大吴天。“五岳魔君”阴离纵横江湖几十年,何时受过别人如此蔑视羞辱。怒极反笑道:“吴天,不要仗着会几手砍柴的把式就不知天高地厚,就凭你们这两个无知小儿我还没放在眼里。”“鬼才”天机子叹了中气道:“唉,阴兄何必动怒,不知各位从何处得知‘藏真宝图’在血龙山庄,我以项上人头担保,血龙山庄没有‘藏真宝图’。”“五岳魔君”阴离冷笑道:“天机兄真会开玩笑,我等又不是三岁小孩岂会被你的三言两语就这么轻易的打发掉,看来是多说无意,我们还是手脚底下见真章吧。”眼看双方一触即发,这时在厅里突然一道声音传来:“名利、财富转眼都成过眼云烟,各位又何必如此执着于自己的贪念呢?”话随声落,一位身着白色罗裙,头挽宫髻的女子走了出来,众人只觉眼前一亮: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绝色美人。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国色天香”、“倾国倾城”这些词来形容她根本就是对她最大的侮辱。那种美根本就不像是人间所有,美得高贵,美得圣洁,美得让人不敢逼视。就连“五岳魔君”阴离也被眼前女子的美色惊得微微一呆,连忙收敛心神。而他的两个徒弟本就是好色成性的淫徒,此时看到如此美女,早就看得眼睛发直,忘了自己现在身在何处了。“血龙山庄没有你们要的东西,各位还是请回吧。”白衣美女幽幽开口,那声音如黄莺出谷,清脆悦耳。就在此时,漆黑的夜空突然下起了花雨,片片花瓣夹杂着各种各样的花香迎风飘来,“百花宫主到。”随着一声娇呼一群白色人影从围墙外飘身而来。那身段婀娜多姿,就像瑶池仙子落入凡尘。“花解语,你这百花宫叛徒还不出来受死。”一道冷冷的声音从一顶白色软轿中传来,正是百花宫的宫主花艳红。而先前开口说话的白衣美女则是百花宫派来对付龙玉邪,后来又与龙玉邪双宿双栖的血龙山庄庄主夫人花解语。“百花宫前护法左使花解语参见宫主。”花解语对着软轿屈膝行礼道。“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宫主吗?”冰冷的声音从软轿中传出,依旧不带任何感情。“宫主对解语的恩德,解语没齿难忘。解语背叛宫主,自知罪孽深重。但解语还是求宫主成全,放过我跟我相公,我们只想过安宁平静的日子,如果宫主能成全解语,解语一定答应宫主,今生不再踏出血龙山庄一步。”其实百花宫宫主花艳红是个极有野心和心计的女人。当今武林一直都是以少林、武当为尊,百花宫主花艳红一直都想取而代之,以达到称霸江湖的目的。而这次听说江湖中失踪已久的“藏真宝图”出现在血龙山庄,是以才会急忙赶来。只要得到“藏真宝图”问鼎江湖还不是指日可待所以她这次来问罪是假,为图是真,岂会听进花解语的苦苦哀求?只听百花宫主花艳红冷叱道:“费话少说,叛宫者死。百花宫总护法听令。”“百花宫总护法花袭人听令。”一个貌美如花的白衣美女脆声音应道。难怪百花宫以花命名,几乎个个都是人比花娇的绝色美女。“生擒叛徒花解语。”“属下领命。”只见白影一闪,白衣女子膝盖不弯不屈,却向血龙山庄的庄主夫人花解语凌空扑去,那轻盈的姿态就像御空飞行的仙女。不愧是百花宫的总护法,此女武功深不可测。众人不觉心头微微一惊。眼看百花宫总护法花袭人凌厉的一击就要击中花解语的身上。此时,尤其是血龙山庄的人无不为自己的庄主夫人暗暗心惊。就在此时,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已失去了花解语的踪影。花袭人一击不中而且还失去了敌人的踪影就知不妙,足尖轻点。身形突然拔高数丈一个“飞燕巧翻云”身子一扭头上脚下,这样做有一个好处,就是在失去敌踪的时候一可自保,同时还可搜寻敌人的位置。果然,血龙山庄的庄主夫人趁着一闪之际已到了她身后,现在位置一变,百花宫的“飘花掌法”攻势不变,继续朝花解语攻去。只见血龙山庄的庄主夫人身形轻闪,只守不攻,每次都在对方的招式攻来之际轻易的避了开去。百花宫总护法花袭人身在半空久攻不下一中真气已浊,不由暗自着急。如果对方出手攻击还可以借力使力,可如今对方并不还手无处借力,一咬牙一招“平沙落雁”身形下坠,十指轻挥出道道指风夹杂着片片花辨无声无息的激谢而出,竟是百花宫的独门绝技“玉指飞花”!这门绝技厉害无比,与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的无相截指、大力金刚指比起来是有过之无不及。而且专破内家真气,一旦被点中,精脉寸断七窍流血。因为被点中的地方有一片花辨,所以就给这套指法起了个名字叫:“玉指飞花”。看来花袭人使出看家本领了。漫天花辨铺天盖地的向花解席卷而去,语眼看花解语无处可避,百花宫的人无不个个面露笑意。而血龙山庄的人却是个个惊慌失措,就连“鬼才”天机子也是眉头微皱,而“魔刀二将”兄弟俩更是大叫出声:“夫人小心。”只见血龙山庄的庄主夫人身形一晃,左移右闪如一只穿花蝴蝶穿行在片片花辨中间,姿态曼妙无比。“‘彩蝶花间舞’!想不到你已经练成了我百花宫的秘技‘彩蝶花间舞’!”百花宫主冷冷的声音显得无比的吃惊。论轻身功夫,江湖中人无不首推百花宫。尤其是百花宫的绝顶轻功“彩蝶花间舞”,此功能在敌人攻出招式的空隙中穿梭,身形还能随着招式产生的气流摆动,就像风中的杨柳,随风摇摆,将敌人的攻势化于无形。百花宫主花艳红越看越心惊,她没想到花解语的武功在这十年中进步得这么快。就连百花宫的独门绝技也让她练成了。“兰、荷、菊、梅护花使。”百花宫主沉声叫道。只见软轿左边的四个白衣娇俏女子屈膝应道:“弟子在。”“布浣花阵,协助总护法。”“是。”看来百花宫主决定速战速决。百花宫主之所以不由分说要生擒花解语,是因为她知道花解语如今已是血龙山庄的庄主夫人,只要能够在这帮人物动手之前活捉花解语,不怕龙玉邪不交出“藏真宝图”。百花宫主花艳红知道今天到血龙山庄来的都是武功绝顶的高手,尤其是“五岳魔君”阴离,更是黑道第一高手。而且到现在为止,九大门派的高手还没到,如果不趁现在把有利的筹码抓在手中,到时候各大帮派的高手齐至,就难有胜算了。所以才叫总护法出手。以清理门户的名义生擒花解语,表明这是百花宫的家务事,稳住在场各位不得插手,这也是百花宫主的高明之处。要知道总护法在百花宫地位仅次于宫主。百花宫自宫主以下有一个总护法,两个护法使者,和春兰、夏荷、秋菊、冬梅四大护花使者,其它才是一些剑使和花奴。百花宫是以武功论职位,级别越高武功越强。在百花宫一个小小的花奴、花使就可以和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一较高低,由此总护法和百花宫主的武功可想而知。这也是为什么百花宫虽全都是女流之辈,却能够和九大门派并驾齐驱的一个重要原因。百花宫主一出手就是总护法和四大护花使者,看来百花宫主花艳红对“藏真宝图”也是存着势在必得的决心。只可惜百花宫主的算盘虽然打得精,但在场的各位却也不是傻子,尤其是血龙山庄的人,看到事已至此,知道今夜决难善了,只有硬拼了。只见“鬼才”天机子向“铁算盘”陈金锭一使眼色,陈金锭会意的点点头朗声说道:“岂有此理,尔等如此挑衅,简直就没把我血龙山庄放在眼里,血龙山庄弟子听命:准备迎战。”就在双方一触即发之际,百花宫主花艳红冷冷的说道:“我劝还你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否则……”百花宫主一声冷笑话还没说完,只听砰砰几声,几具尸体从山庄的围墙外抛了进来,借着灯光可以看到山庄四周的围墙上不知何时已围满了人,个个弓满弦张蓄势待发。“鬼才”天机子和“铁算盘”陈金锭看清地上的尸体不禁大吃一惊,因为这几具尸体是血龙山庄派到外面探听消息的负责人,每一个都是独步江湖的高手,各自都带领着三十个手下。自从十天前一个浑身是血的中年男子进入血龙山庄,庄主龙玉邪知道一场空前绝后的劫难将会降临血龙山庄,所以才将这四组人马紧急调回来支援的。如今这四人遇害,其余一百多人恐怕已是凶多吉少。百花宫主花艳红果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只听百花宫主得意的说道:“事到如今我劝你们还是乖乖的别轻举妄动,别指望会有人来救你们,我们的人已经埋伏在通往血龙山庄的各个路口了。”百花宫主的话刚落,又有一群人从天而降,竟不下二三十人,僧、道、尼、俗皆有。除了九大门派的掌门外,还有来自武林四大家族皇甫渊、夏候尊、上官青鸿和宇文寒江。四川唐门的唐武、唐倩兄妹、巨鲸帮帮主铁雄、铁鲨帮帮主江海涛、青龙帮帮主赵龙等,再就是一些小帮派和一些江湖散客:“追魂剑客”叶风、“宇外双仙”燕无忧、燕无愁、“雁荡三雄”“哀牢五鬼”“毒郎中”等。“宫主果然神机妙算,血龙山庄的援军已在赶回的途中被我们尽数歼灭。”来自四大家族的皇甫渊身形一落地就向百花宫主花艳红得意的说道,其余三人也是得意之情益于言表,看样子双方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这时只听少林寺的方丈不语禅师喧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百花宫主,我等是来找血龙山庄庄主龙玉邪问清‘藏真宝图’一事,并非来血龙山庄寻仇,如今宫主如此一闹,我等与血龙山庄的误会岂非更深?”“误会?不语禅师说话还真是客气,今天到血龙山庄来的人有哪一个不是为了‘藏真宝图’而来,龙玉邪是怎样的一个人相信大师很清楚,我看还是我们联手先解决了血龙山庄这个问题再说。”百花宫主冷冷的声音从软轿中传来。峨嵋的慧音师太说道:“百花宫主此言差矣,‘藏真宝图’关系着天下苍生的命运,自三十年前出现江湖,就在江湖上引起了一片血雨腥风。我九大门派各高手追察,却都神秘失踪,如今宝图出现大山庄上,我们岂可不管?何况宫主今夜的举止岂是白道人士所为?”百花宫主冷笑道:“天下异宝能者居之,你们九大门派不是为宝图而来,如此甚好。唐少侠,不知交待你兄妹二人的事做得怎样了?”百花宫主突然向来自四川唐门的唐武兄妹。只见唐武得意的说道:“宫主放心,血龙山庄四周已经全部埋上了我们唐门最新研制的烈火神雷,只要我一声令下,保证将血龙山庄夷为平地。”听了唐武的话,不止血龙山庄上下,就连“五岳魔君”、“岁寒三友”及九大门派掌门人等莫不暗自心惊。看来百花宫主此行已经经过周密的安排,不仅与四大家族和唐门达成默契,看来就连站在唐武兄妹身边的一此江湖豪杰也被她收买了。不禁纷纷为百花宫主城府之深沉,心计毒辣而惊叹。看到百花宫如此架势,“岁寒三友”暗自怀疑此次来血龙山庄夺图是否来对了,禁蒙生悔意。“五岳魔君”阴离更是五味陈杂,暗自后悔此行没有经过周密安排,只仗着自己成名多年的威名带着两个徒弟而来。先是见识了血龙山庄卧虎藏龙,后是看到百花宫主精心策划。也感到自己今天绝难讨到好处。这时场中的打斗已接近白热化,只听百花宫的四大护花使者之一的夏荷一声惨叫。原来花解语听到百花宫主对血龙山庄施如此毒手,不禁心中一急,出手也重了些。原先花解语顾及同门一场并没有对五人施重手,只是仗着绝妙的轻功身法腾挪躲闪。此时听到百花宫主在血龙山庄四周埋下了炸药,存心置血龙山庄众人于死地,恰好此时五人想到自己堂堂百花宫的总护法和护花使围攻一个人还久攻不下怕宫主责备,于是一施眼色,同时将功力提至极至发动百花阵杀招“飞花弄月”,花解语情急之下使出了百花宫的又一独门绝技“移花接木”。“移花接木”和姑苏慕容家绝技“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中的“斗转星移”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将敌人的功力化为己用。花解语使出“移花接木”等于是合花袭人等五人的功力反击夏荷一人,试问夏荷如何能抵挡?只听百花宫主一声惊呼:“是‘移花接木’,你们全都退下。”百花宫主想有到这十年来花解语的武功进步竟如此惊人,就算是自己亲自出手也未必能轻易制住她。就在此时只听一声尖锐的啸声响彻夜空,三道人影如飞而至。其中一人还挟持着一个年约十岁的孩童。可能是因为被点了穴道,昏迷不醒。“百花宫护剑使花月影。”“花舞影。”“花弄影,参见宫主。”三人一到就向百花宫主问好。“交待你们的事办好了吗?”百花宫主问道。只见花月影指着怀中小孩说道:“幸不辱命。”百花宫主得意的笑道:“很好,很好。”一边说一边走出软轿,立刻一位眉目如画的绝色佳人立在众人面前。血龙山庄的庄主夫人花解语看清花月影怀中小孩不禁花容失色:“星儿!把我的孩子还给我。”说着就向花月影扑去。只见百花宫主右手一挥,一道白练从袖中飞出卷向花月影怀中小孩。花解语一招扑空向百花宫主哀救道:“宫主,求您看在昔日的情份上放过我的孩子吧。”百花宫主说道:“把孩子还给你可没那么容易,除非你交出‘藏真宝图’。”花解语哀声道:“十天之前确实有人带了一个卷轴进了山庄,但确不是什么‘藏真宝图’,宫主若能是不信尽可拿去看。”只见花解语拿出一个绣金线的卷轴众人只觉眼前一亮。百花宫主花艳红面露喜色的说道:“快拿过来。”花解语刚准备交出‘藏真宝图’,只听“铁算盘”陈金锭急喝道:“夫人小心!”原来“五岳魔君”阴离看到花解语拿出卷轴以为是‘藏真宝图’,于是向花解语扑去。花解语只觉一阵劲风从左侧袭来身形一扭使出百花宫绝顶轻功“彩蝶花间舞”中的“蝶舞花飞”躲过了“五岳魔君”阴离的偷袭。“五岳魔君”阴离只觉眼前一花便失去了花解语的踪影心里一惊,想不到花解语的武功竟如此深不可测,看来血龙山庄确实是个藏龙卧虎之地,于是收起了轻敌之心。只听“五岳魔君”阴离大喝道:“快把‘藏真宝图’给我!”只听花解语说道:“阴前辈,这确实不是什么‘藏真宝图’。恕晚辈无礼,我不能把它交给您,我还要用它来换回我的孩子。”“既然这样,好!我就帮你夺回你的孩子。”阴离说完就向百花宫主扑去。只见“幽灵鬼爪”去势如电。百花宫主冷笑一声,立刻移形换位。“五岳魔君”阴离见百花宫主当着众人之面只守不攻,认为她存心轻视自己,于是又运上了两层功力。百花宫主就是要他如此,只见她依旧只守不攻,向“岁寒三友”闪去。“五岳魔君”不知是计,攻势不变,“幽灵鬼爪”如影随形。只见百花宫主突然一个闪身,“浮光掠影”闪了开去,“五岳魔君”一时收势不住“幽灵鬼爪”竟抓向了“岁寒三友”。在此关头“五岳魔君”可不想多树强敌,是以连忙化去了大部分的功力。而“岁寒三友”看到“五岳魔君”竟向自己等人攻来,不由大惊失色,连忙运起全身的功力自保,因此此消彼长,“岁寒三友”等人竟也将黑道第一人给逼得后退了一步。“五岳魔君”对此虽是恼怒,却也发作不得,一张老脸涨成了猪肝色。“五岳魔君”的两个徒弟看到师父吃了亏,就要发作,“岁寒三友”中的“梅友”最是狡诈,连忙转移视线,向百花宫主叱责道:“好个狠毒的‘借刀杀人’之计,百花宫主此举为免太有失江湖道义,阴前辈乃硕果仅存的世外高人,岂会轻易就上了你的当?”冷灵梅此举既奉承了“五岳魔君”阴离,又提醒他的徒弟不要上了百花宫主的当。只听百花宫主花艳红道:“‘岁寒三友’深夜来此想必也不是来看戏吧,既是如此又何必置身事外,江湖传言”岁寒三友“武功高深莫测,今日倒要领教领教了。”说完白袖如练卷向了三友中的“菊友”冷灵梅。“岁寒三友”一向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松友”和“竹友”看到妹妹受到攻击,二人立刻不约而同的攻了上去。“岁寒三友”一向是焦孟不离,另外二人看到胞妹受到攻击,立刻挺身而出攻向百花宫主花艳红。这四人皆是江湖高手,尤其是百花宫主花艳红更是贵为一派这尊,按说应该打得难分难解的,可是不到十招,只听百花宫主花艳红说道:“‘岁寒三友’果然名不虚传,我花艳红今日受教了。”话音一落人已退回到了软轿前。而“岁寒三友”中的“松友”冷鹤松正怀抱着血龙山庄的少庄主呆立场中,这小孩此时可以说与“藏真宝图”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得到了他就等于是得天了“藏真宝图”。但如果这样又势必引来在场的各路江湖中人的围攻,而就在此时怀中小孩拼命的挣扎着大喊大叫:“放开我,放开我,娘-快来救我。”原来百花宫主故意假装落败,故意把小孩塞给“松友”就是想让“岁寒三友”成为众矢之的。并且在把小孩塞给“松友”的时候还不忘把他的穴道也解开了。三友至此才发觉上了百花宫主的当,不由在心中大骂花艳红阴险狡诈。花解语听到爱子的喊声心如刀割,颤声安慰道:“星儿别怕!娘来救你。”就在花解语刚要腾身之际,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一道人影已向“松友”电射而去,而“松友”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就只觉一阵劲风袭来,怀中一紧,小孩竟被人夺了去!原来说时迟,那时快。“鬼才”天机子看到血龙山庄的少庄主落在了“岁寒三友”手中,觉得机不可失,看准时机将血龙山庄少庄主给夺了回来,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五岳魔君”阴离看到“鬼才”天机子出了手,几乎是不分先后抓向了血龙山庄的少庄主龙剑星:“想救人,没那么容易!”“鬼才”天机子怕伤了小孩,因此只守不攻,立刻就处于下风了,而“五岳魔君”知道天机子不是易与之辈,一出手就是“幽灵鬼爪”猛攻,双方一出手场中立刻就飞沙走石,人影难分。十招一过,就只听“鬼才”天机子向花解语说道:“夫人,快将少庄主接住!”只见他猛然向“五岳魔君”阴离攻出一掌将他逼退,同时将龙剑星抛向了花解语。眼看花解语就要接住爱子,只听“五岳魔君”阴离突然猛喝道:“阴尸蚀骨散!”只见他的徒弟雷霸右手一扬,月光下,只见一道淡淡的黑烟向龙剑星射去,在场之人没想到“五岳魔君”会如此狠毒,对一个小孩下此毒手。尤其是九大门派的人,无不为“五岳魔君”如此不择手段的行为愤慨,然而众人想出手相救也已然不及,淡淡黑烟如电般射向龙剑星……正是:多少尘世人,总为名利死。

  大乐透第2020028期奖号为:04 05 28 34 35   01 08,前区号码和值为106,跨度为31,奇偶比为2:3,重号:04,五区比为2:0:0:1:2。

  大乐透 20039期

  直播吧5月9日讯 拜仁球衣谍照著名足球装备网站Footyheadlines日前放出2020-21赛季拜仁慕尼黑的主场球衣谍照。

,,58棋牌游戏中心官网版下载

Powered by 澳门线上赌博游戏官方网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